mikihoney

【豹冬】If you walk the footstep of a stranger(27) 完结

这是一篇豹冬,是我第一次接受盾冬盾之外的可能,大概是因为作者文笔实在太好了,各种设定紧密贴合电影,不但合情,而且合理,在处理豹冬盾三者之间的关系时,用爱和喜欢的不同定义加以区别,简直聪明至极。故事里的每个人都闪耀着性格中光辉美好的一面,让我不禁对黑豹这个角色都刮目相看,漫长的追文过程丝毫不觉得无趣,因为每一章都充满惊喜,值得回味。

不名:

沒錯,完結了,本章有一萬字!




(1)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de75517


(2)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df8e17e


(3)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e0efa65


(4)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e2d2e28


(5)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e3feeea


(6)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e5ed613


(7)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e7e4f96


(8)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e96ee71


(9)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eb8b149


(10)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ef02f2d


(11)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f27f219


(12)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f5acc09


(13)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f7d6461


(14)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fada6ea


(15)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fcae456


(16)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1002d619


(17)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1035cbd4


(18)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105c119b


(19)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10b64c62


(20)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10d698dc


(21)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10eadbe8


(22)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1104bf06


(23)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111daaa0


(24)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1138562e


(25)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1153a10a


(26)http://bepeace.lofter.com/post/1e5cca77_11737a89




【豹冬】If you walk the footstep of a stranger




(27)




对于古老的文明,祭典的重要程度几乎等同于征战。同样的必须进行,同样的必须完成,同样的需要每一个人投入其中。当然,前者在受欢迎的程度上远远胜过后者。谁能不喜欢盛大的庆典?即使是那些为了保证一切顺利而超时加班的人。


T’Challa就是其中之一。


“我记得动线需要重新规划,但这些标示还是原来的样子。”他指著桌面上的城市投影。它很巨大,做出了所有细节,完整还原现在城市的样貌,包括在混乱中指示移动路线的标示牌。


它们被交通部门评估不够完善,在三天前就该修正了,T’Challa不明白为什么拖延到现在。不过似乎重要的事都是这样,总是直到最后一刻才能恰好完成所有準备,惊险过关。


“维持秩序的人员已经安排妥当,陛下。您需要做最后的确认吗?”


T’Challa接过文件,一边翻一边问:“他们的奖金和加班费?”


“已经统计出来了,呃,在这儿,陛下。”那个戴眼镜的男人手忙脚乱的找出另一份表格,“我们会依照惯例在庆典结束后统一发放。”


“別拖延。”T’Challa简短的叮嘱。今年的新年庆典格外盛大,人民从各地湧向首都。这段时间瓦坎达经历了太多事,先是他的父亲死亡,然后是那场叛乱,他们没有能够好好庆祝上一个新年,现在人们热切地期盼一场能让他们感到安全、一切如常的狂欢。


管理部门对现在的情况如临大敌,T’Challa批准了他们索求的所有经费和资源。但如果他诚实,他得承认自己也被空气中跳跃的快乐感染了。一个不能反驳的证据是,他就和成千上百的男女一样,预谋在这举国欢庆的时刻和爱慕对象开启新的章节──在某些人那儿是求婚,在他这儿是表白。豹神保佑他们。


“神殿询问您是否要进行最后一次流程确认?”一个女人拉回他的思绪。T’Challa看着她身上的神殿长袍,正要回答,又一个人走进议事厅,穿过人群挤到他的桌前,“大使的班机刚刚抵达。”他告诉T’Challa。


数十个人低声说话产生的嗡嗡声陡然消失。
T’Challa感到久违的清静,但他希望他的官员们不要如此紧张於外国使节的造访,这会让他觉得在过去几百年紧闭国门是一个错误。他们埋头发展,让自己强大而安全,却忘记了该怎么与朋友相处,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朋友。


“那么好好的招待他们,让他们明白我们的友善和诚意。”他说,用一种教三岁小孩算数的语气。随后转向那个为神殿传话的女人交代:“我会在晚上八点后前往神殿。”再转向交通部门的人:“动线?”


他的询问对象上前来,侷促不安的:“标示在两天前已经被修正,但是我们忘记通知技术人员修改投影了。”
“所以它们实际上已经被改善了?”
“是的,陛下。”他保证。


T’Challa心里某个角落有怒气,因为他只是个凡人,有一份沉重的工作和不够机敏的下属;他没有发怒,因为他的下属也只是个凡人,偶尔为之的小错误需要被谅解。


更多的文件和报告被送上来,他加快了处理的速度。稍后,他将和未来的盟友进行第一次接触,并不正式,但这将会改变历史。瓦坎达的,甚至世界的。


既然大使已经抵达,他想冬兵也该回来了。


人们可能更希望能分门別类的处理事情,但现实是大事经常接二连三的发生,而适合处理它们的时间只有那么点,最后一切都搅在一起,你只能打起精神努力让所有事都走向最好的结果。


如果T’Challa有选择,他不会试图在一场庆典里同时搞定国家大事和感情大事。但他没有选择。
他有的是充足的準备与企图心,那也足够了。


只待明天到来。




在黄金之城的另一端,Bucky走下直升机。


这可能是地球上最先进也最冷清的机场。跑道上一片空旷,大厅里只有他一个人在办理入境手续,而工作人员只有一个。


“我没有护照。”Bucky说,拉了拉肩膀上的背包带子,鼓囊囊的背包里有很多东西,没有任何一件和身份证明或国籍有关。


“你不需要。”工作人员轻快的说,“簽证是为了便於管理,但你知道每年有多少人入境瓦坎达吗?零或一。大多数是零。”


他在一张表格上飞快的填写,推给Bucky,“请在下方簽名。”


他接过笔,差点簽成假名使得第一个字母有些歪斜,但最后一个S就簽得很漂亮了。那个人把表格抽回去,啪啪啪盖上几个章,“好了,这样就行了。”他抬起头,笑得比先前更热情,露出一口大白牙:“欢迎回到瓦坎达,Mr.Barnes。”


Bucky喜欢这个,他想回以笑容,却发现从踏上这片土地开始那就没有离开过他的脸上,他委实没办法把嘴唇咧得更大了。


那个人和他一起走出机场,“我下班了。”他宣称,“事实上我也不在这上班,我是被临时调来的。”


“因为我吗?”Bucky问。如果是的话,他会非常、非常不好意思。


“嗨,这是我的荣幸!我帮你办理入境手续,这够吹嘘一整年了。”那黑人说,骄傲的仰著头,“此外,今天来到这机场的不只是你。一个多小时前来了一整团外国人,这可是头一遭。”


“外国人。”Bucky重覆。


“我听说他们是来和我们簽署什么协议。”对方笑着说,“谁知道呢,也许这机场以后会真正繁忙起来。那样的话我今天大概见证了历史。”


婉拒了对方载自己一程的提议,Bucky告诉他自己想要在城市里四处看看,对方惊讶的说,“但你不去王宫见国王吗?”


Bucky用了几秒怀疑自己是否触犯了什么禁忌,“我会去找他,但……他现在很忙,不是吗?像你说的,簽署协议?”
“喔,是啊,而且庆典之前都是很忙碌的。”瓦坎达人同意,一脸不情愿的皱著眉:“你真的会去见国王吧?”


真是奇怪,这位新朋友的反应几乎和他的Steve一模一样。当Steve发现他在找旅馆时就是这样的反应:“你不去找T’Challa吗?我以为你会去的。”
只是Steve的话也就算了,但一个素未谋面的瓦坎达人也这样,这就……太奇怪了。


再三圌保证会去拜访国王,Bucky和这位新朋友道別,开始向城市走去。瓦坎达的气候还和他离开的时候一样温和怡人,这个位在赤道上的高原国家没有四季之分,有时Bucky会错觉她的时间也是静止的,独立於世,亘古不变。


可是她其实已经开始改变了。


他不晓得那些外国人来自哪里,但能猜到他们就是T’Challa曾经提起的未来盟友。黑豹正在实践他说过的话,他要挑战父亲与祖先没有做过的事,这个前所未有的改变会让瓦坎达变得更好吗?


Bucky停下脚步,有几道特別强烈的视线锁定了他。他先侧过头,然后缓缓转身,看见好几个瓦坎达人,有男有女,看起来只是各自路过,却一同瞪大眼睛看着他,脸上的表情──该怎么说?就像他们在考虑是要逃跑还是上前攻击他。


“嗨?”Bucky舔舔嘴唇,高举起左手挥了挥。


那些视线追着他挥动的手来回溜了两圈,然后所有人露出恍然的神情,少数反应稍慢的也被旁人拉着说了什么之后跟著恍然大悟。
有几个人便转头离开,只留下好奇的一瞥;更多人靠拢过来,Bucky在原地紧张得绷直了肩背,有个穿着亮橘色长裙的年轻女孩喊:“Winter!”


“……是?”Bucky不确定的回应,不确定是因为,soldier上哪去了?


一个男人说,“豹神啊,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是说,我们还以为可恶的入侵者又来了。真抱歉,你要相信我们平常不是这样待客的。”
“你怎么会在这儿呢?几个月前新闻说你离开了。”
“你是为了新年庆典回来的吗?”
“你知道我们的新年?哇喔。”
“我能看你的振金吗?”一个小男孩睁大眼说,“求求你。”


他说你的振金,不是你的手臂。Bucky捕捉到这个。这是他第一次从T’Challa以外的人那儿感受到对振金的敬意。


“当然可以。”他伸出手臂,用右手卷起长袖。男孩快乐的抱住它亲了一口,发出讚叹声,随即被他的母亲拉回去。
那个年长的妇人有一双因为劳作而粗糙的手,她轻柔的放下Bucky卷上去的袖子重新盖住手臂,“振金是我们的珍宝。”她微笑着说,“你一定是配得上,国王才让你拥有它。”


热气窜上Bucky的脸。


他不会说自己配不上或不值得,可这已经是第二次有人向他提起T’Challa了。不,不是说他讨厌黑豹,他自己就经常和Steve提起他,但这不代表……
他没想过,原来在別人的眼里,他和T’Challa是联系在一起的。他以为那只是他们之间的事。


他不合时宜的想起国王的最后一封信。
血清让Bucky在第一次阅读就记下了它,之后他又重覆看了不下十次,现在倒背如流。在那之中有两个词汇一直在视野里闪闪发亮:「美好」和「爱慕」。
现在再加上「珍宝」。就像三消游戏,三个闪闪发亮的字碰在一起,脆生生的炸成了亮粉和彩带。
Bucky隔着衣服握住左臂,忽然失去将它暴露在人前的勇气。


他们拥抱、合照,他不擅长这个,所幸瓦坎达人的热情弥补了这点。然后他们道別。亮橘色裙子的女孩向他推荐了一间旅馆,与四通八达的中央车站只隔一条街,房间能看见未来七天里每晚施放的烟火。


“游客的第一选择,我和我的朋友们就住那儿。”她笑着眨右眼:“随时欢迎加入。”


Bucky红著脸离开。


他继续游览城市,向着市中心也就是王宫所在的方位前进,但也不介意因为一些有趣的东西而偏离方向。他在水果摊前驻足,默默换算之后发现此地的水果比他在欧洲买过的任何一次都来得便宜,堆成小山的李子则让他忆起T’Challa的作弄,他随即用咬了一口的李子砸了他。


还有更多有当地特色的有趣店面,比如面具店,或饰品店,Bucky第一眼以为它卖的是刑具,接着才明白人们在身上打洞是为了戴上环形饰品。他喜欢瓦坎达,但这真的吓到他了。


幸好T’Challa身上并没有……他没有吧?


Bucky仔细回想,发现自己没有认真注意过黑豹脖子以下的身体部位。这个念头让他再次打了个冷颤。他不确定是更懊恼於没有注意到,还是更懊恼自己竟然在想这个。


瓦坎达是个新世界,某种程度上,几乎像是外星球。而Bucky是乡下来的穷小子、中世纪的农夫或随便什么没见过世面的傻蛋,左右转著头努力想看清一切,同时也被每个人打量著。


他的肤色真的太引人注目,走到哪儿都引起一片戒备,最严重的一次甚至有人找来员警。虽然在解除误会后这些都变成友好的邂逅,Bucky还是再次将袖子卷上去。露出那只独特的振金臂之后,他终于不再像一只闯入城市的大怪兽了。


人们对外来者如此戒备。Bucky想到,也许这会对T’Challa的开放政策造成麻烦。


但人们接受他,尽管他是白人。
说不定,他能够协助T’Challa让瓦坎达人再次愿意和外界交流?他不确定这能否做得到或是该怎么做,但是如果T’Challa需要……


Bucky停下脚步,抹抹脸,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他又在想T’Challa了。





“他在城市里閒晃,引起一些骚圌动,在水果摊被老板塞了一篮水果,那之后他不再在任何店舖前逗留,水果被他放在勇士纪圌念碑前。他特別喜欢西岩公园,在那里待了四十分钟,其中近三十分钟在观赏火球花。一群游客在那里搭讪他,他们把他带到了第二大道的旅馆。以上。”


T’Challa,正在和大使谈话的中场休息中,手里还拿着酒杯,呆呆的看着他的护卫长,“「他」指的是James?”


Okoye点头。T’Challa压低声音谴责:“我没有打算监视他。”


“但我很好奇。”她理直气壮。


T’Challa深呼吸,他马上还要继续和大使的谈话,所以现在最好不要做出太大的表情以免稍后收不回来。他想了想,心平气和的问,“他看火球花?”


“是的。”Okoye再次展现好奇心:“有什么特別的吗?”


“没有。”他否认,并配上了一个绝对有什么的神秘微笑。


有时T’Challa会为他和冬兵的默契感到惊讶。
他在最后一封信中邀请他前来瓦坎达,除此之外没有提及任何细节。某种程度上,他预期冬兵会来询问他,考虑到在他们相处期间他几乎安排了冬兵的所有行程。
一旦James Barnes来询问,T’Challa会再次揽下所有的安排:他该怎么前来、该住在哪里、该去哪儿玩、谁会在T’Challa忙碌时陪伴他──再怎么忙碌,他也不会说出那句“我没有时间陪你”。


结果冬兵比他预期的更理解他。
T’Challa没有安排,他便自己安排
他甚至没有来问任何问题。


如果他原本还有些担忧这是否暗示冬兵对他不够亲近,在Okoye的报告之后,那点烟尘一样的担忧也彻底消散了。火球花并不特別奇异美丽,在西岩公园里不过是陪衬,是什么让它在冬兵眼中显得特別,使他驻足?
只能是因为T’Challa曾经将它写进信中。


“您要是不收起这个笑容,大使会觉得很奇怪的。”Okoye对他说,但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咳嗽、贫穷和爱无法隐藏。T’Challa不咳嗽,也不贫穷,可是他真的很爱某个人。





旅馆房间里,Bucky捏著一张小纸条,正在练习瓦坎达语。


他遇到一群年轻的游客,宣称他们之中有人临时有事无法前来,订好的旅馆因此多出了一间,极为热情的邀请Bucky去「废物利用」。
他们不肯收钱,Bucky对此相当过意不去,便试图在酒吧请他们喝酒,但他们也不肯喝,“因为明天开始要连喝七天。”他们解释。Bucky希望他们是在开玩笑。


“Ndi……ndiyacela。”他唸。


尽管瓦坎达几乎人人都会说英语,Bucky还是想学一些常用的词,至少能表示一些尊重和诚意。


“Ndiyacela,意思是请。你当然要会说请。”一个大辫子男孩教他:“不管是想要一杯酒还是一串烤肉,你只要说ndiyacela就好了。如果有人挡着你的路,这也有借过的意思。”
“Hayi是不,enkosi是谢谢,sala kakuhle是再见。”胸前掛满彩色珠串的女孩指点。Bucky低头笔记,现学现卖:“Enkosi。”
“Wamkelekile,不客气!你学得很不错!”女孩夸他。在她的旁边,他们之中最年轻的光头男孩站起来,举着他的果汁,“还有一句最重要的。”他大声说,“Kuhlala ubomi ukumkani!”


“Kuhlala ubomi ukumkani!”整间酒吧的人都举起了杯子。
Bucky茫然的举杯和身边的人碰碰,被这一浪欢呼吓了一跳,问:“这是什么意思?”
男孩摇头晃脑的和他碰杯,大辫子在脑后一跳一跳,告诉他:“国王万岁。”


国王万岁。


Bucky没有办法想像自己对着T’Challa喊万岁。那似乎很……喜剧,可是又不是真的好笑。
那一行字就写在纸上,国王万岁,Bucky默唸。他已经记住了发音与声调,却没办法用自己的唇圌舌将它说出来。他有些羨慕瓦坎达人,羨慕他们喊出这句话时自豪欣喜的神情。


他原本也为了自己是T’Challa的朋友而自豪,至少在几天前还是这样。现在不是了。现在的Bucky Barnes,一想起他就感到羞耻、退缩、心虚……然后,他又没办法不想他。


如果现在就这样了,当我终于见到他,我会变成什么样啊?
Bucky躺在床上想。
也许死于心脏圌病发作,或直接爆炸也说不定。
他因为这个念头而笑了起来。




******




装饰华丽的花车,载着载歌载舞的舞者,挤满在道路两旁的人举着小旗子挥舞。每一户的阳台都有国旗飘扬,每个院子里都架起烤肉架,酒吧里有半价的啤酒,人们一边畅饮一边看棒球赛。
这些是Bucky记得的独立日。


──如果他以为瓦坎达的新年也是如此,那真是大错特错。


庆典开始后他和那群年轻人一起离开旅馆,才走出不到一条街就被冲散,至少六十个戴着面具和动物头套的人敲着鼓席卷而过,完全不顾街上挤满了人。Bucky觉得这种行为非常无礼,但当地人似乎习以为常,甚至在被冲散时都显得很开心。


“Nana!”彩色珠串的女孩尖叫,她的朋友Nana想抓住她伸出的手,但只是徒劳,她们一下就被挤开,淹没在人群里。Bucky一手抓住一个,将她们拉到身边,手臂揽著她们一步步挪向路边。他撞开了好几个人──完全不是他平常会做的事──但是再一次,那些被撞开的人都只是兴高采烈的跳着舞走了。


Bucky在墙角放下她们,才发现她们不断尖叫只是因为兴奋,“你好酷!”Nana大喊,勾著他的脖子,和她的朋友一左一右吻了他。Bucky在反应过来之后几乎吓呆了,他被吻过,是的,但不是被足够做他孙女的小女孩。


“这里太乱了。”他强行镇定,抬头看了几眼,除了这两个女孩,其他人已经完全不知道被冲到哪儿了,“我得带你们到別的地方。”


“为什么?不要,这里多热闹,我们就是来享受这个的。”珠串女孩挽著朋友,拿出一张纸塞进Bucky怀里:“这是地图,你拿去吧,我们要去跳舞了!”
“你们会走散的。”Bucky在她们蹦蹦跳跳的离开前忧心忡忡的说。
“那就和陌生人一起玩啊。”她们异口同声,Nana潇洒的回过头,指著他:“你也一样,Winter,这是庆典,要敞开心胸接受新事物!”


她们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Bucky靠在墙角,消化了一会才低头看手里的地图,他发现图中城市的某个区域被印上一个跳舞的小人,他所在的街道正在这个区域里。
显然是一张为了庆典而印制的游览地图。
Bucky歪了歪头,他看不懂瓦坎达文,不会说瓦坎达语,一个人在陌生的街道上。但既然有地图,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参与这场盛会呢?


Bucky出发了。
在画著巨大杯子的区域,他看见摔角比赛,场边激动的观众随时都能跳下场挑战胜者,更特別的是竞争者有男有女,他就见证了一个女人接连扔飞了八个比她高大的挑战者。沸腾的欢呼声几乎震破耳膜,根本没有人有心思注意他们之中混进了一个白人。Bucky用了一段时间才想明白杯子实际上应该是冠军盃,他本来猜测这里是用来让人畅饮美酒的。


结果画著葡萄和苹果的地方才是「饮酒区」,用各种水果酿造的酒类全部免费,空气中都是让人醺然的甜香,不过秩序意外的好,至少比舞蹈区好一百倍。Bucky注意到此处的员警特別多,不禁佩服这些在节庆中坚守岗位的人。他每走一步就有人举着杯子邀他同饮,Bucky不断拒绝,觉得自己真是扫兴。有个眼神特別清醒的男人注意到他的尴尬,笑着举杯:“別勉强。我们还是有些陋习,比如不喝醉就不是完美的庆祝。”


Bucky解释:“不,只是我喝不醉,太浪费了。”
“你只是需要一个正确的酒友。”男人笑着说,和身边的同伴碰杯,然后接了个吻。


其它还有很多,但最安静的是画著笔和墨水瓶的区域。在公园的一角,有个声音嘹亮的男人在演说,路过的人都保持安静,还有很多人在男人面前的草地上,或坐或躺。Bucky听不懂,问了一个警圌察才知道男人不是在发表演说,而是在说故事。


“我们的传说和历史。”警圌察告诉他:“人人都耳熟能详,但也都不介意再听一次。顺带一提,这按照年代顺序,所以在第七天来就能听到你和T’Challa国王圌平叛的部份了。”


Bucky向她道谢,像其他人一样在草地上坐下。这里很安静,即使有人在用他不懂的语言说话──正因为听不懂,那就和树叶被吹动的沙沙声一样,只是规律、柔和的背景音。
他仰面躺下,让蔚蓝的天空覆盖整片视野。思绪在这样的祥和中沉淀,不需思考,自有事物从沙尘中脱颖而出。


人们唱歌,跳着热情的舞蹈。
善战的勇士。
两个亲吻彼此的男人。
受重视的厚重历史和……两个亲吻彼此的男人。
天啊。


Bucky感觉胃部又是一阵熟悉的绞紧,这羞耻与焦虑从未离开,自从他在T’Challa的信中看见了他的爱慕。他羞愧于自己竟然有这种念头,竟敢认为T’Challa是用那种眼光看他,而这还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想要这个……这一切。他的意思是,做T’Challa的朋友?或是为他去死?是的!但是亲吻他?或是抚摸圌他的脸庞?
……那太过无法想像。


他知道爱情,知道喜悅、承诺与责任;他知道互相爱慕的人会如何链接彼此,从身体、心灵到生活。他可能没有真正尝试过,但他知道。可是一旦将自己放进去,一切都成为未知。
他当然爱T’Challa,就像爱瓦坎达。有时Bucky不是很能确定这两者的先后顺序。越爱黑豹,他就越爱他统圌治的国家,反之亦然。
但是,再一次的,那和想亲吻他是两个境界,Bucky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跨到那边去。


我只是需要再看他一眼。
如果我想要的人就在我面前,我会知道的。





T’Challa将最后一批贡品放上祭坛,退到一旁看着巫师祈祷。巫师已经很老了,不再像T’Challa小时候那样削瘦而灵活,在走下台阶时还会踉跄,持续一整天的祭祀对他来说太勉强了。T’Challa上前扶住他,老人疲惫的颤抖,“你需要好好休息。”他说,用晚辈而不是国王的声音。


“我会的,而你还有得忙。”巫师粗嘎的说,和他一起走过长廊。由于夜幕降临,火把已经高高掛起,火光闪烁不定,阴影也跟著摇晃,T’Challa小时候总认为阴影中有眼睛在窥伺,现在也这么觉得,只不过不再是幻想的怪物,换成了祖先和神灵,还有最重要的──父亲。所有从未见过的和曾经失去的,他们都在看着他。


“去吧,国王。让T’Chaka为你骄傲。”巫师在门口停下脚步,指著外头说,“就像他一直以来那样。”


T’Challa最后整理一次披风,走出神殿,广场上仪仗队正在等待,他们有数百人,却安静得像不存在。Dora milaje在队伍的中心,T’Challa坐上她们拱卫的椅子,它飘浮起来,悬在半空中,没有太过高高在上,又足够让所有人看见,然后他们向王宫前进。





Bucky被挤在六个人中间,那六个人又被三十六个人挤著。所以也可以说,Bucky正被四十二个人挤著。总而言之……


“这儿很挤。”他举着手机大声说,“也很吵!”


“我听得出来。”那端的Steve也对着手机大喊,他听起来很关心:“你可以吗?我是说,嘈杂噪音还有和他人汗溼的皮肤接触,什么的?”


更正,Steve是在调侃他,这个混圌蛋。“我很好,玩得很开心。”他回答:“我们现在挤在一起是因为道路被净空了,听起来好像有什么花车游圌行。”


“你小时候最喜欢那个,每次接到女郎丟下来的花你都特別开心。”


“是吗?我……”Bucky没说完,因为有某个人把杯子打翻在他身上,冰冷的液体激起了一点鸡皮疙瘩,当他回头时罪魁祸首已经消失在人群中了。Bucky用力吸吸鼻子,现在他一身的苹果酒味。人群忽然激动起来,在前方,嘈杂的喧闹被逐渐集成,好像他们终于看到了欢呼的目标。


然后Bucky看见士兵,看见他们举着旗帜,看见复古的刀剑在闪烁寒光,看见……他。





T’Challa在一个需要低头才能看见別人的脸的高度。他已经走过了一半路程,还剩下一半。或者,用「走」这个字并不準确,因为他实际上是让一张椅子载着他向前飘。
实话说,他不喜欢这个,虽然他有自信自己看起来就像父亲一样威严(人民的反应是很好的佐证)。但不用双脚,藉助工具却又移动得如此缓慢,让他属于黑豹的那一面坐立不安。也许明年他会把椅子换成平台,站在上面,而不是坐着。


他垂著头向每一张脸微笑,点头,偶尔挥手,同时寻找著人海中那一张不一样的脸庞。
有一瞬间他在眼角余光里看见一抹熟悉的反光,但在他转过去之前就消失了。





Bucky奋力在人堆里挤出一条路。他在粗重的喘息,像是快要窒息,人们尽量为他让开路,Bucky胡乱的点头表示感谢。
Steve还在电话里,忧虑的问他怎么回事,“我没事。”Bucky用最短的字数说,“我完了。”他又说,然后掛了电话。


Stevie现在肯定摸不著头脑,但是没有更多了。Bucky不会告诉他被万众拥载的T’Challa如同天神,不会告诉他国王的传统著装所露出的肌肤在夜色下如何的吸引人,不会告诉他混在人群中的自己是怎么渴望被看见,不会告诉他他是如何想要T’Challa,就在看见他的第一眼。简单的说,Bucky现在什么都不想说。
包括那句国王万岁,Kuhlala ubomi ukumkani,它灌满了他的耳朵,还在舌尖蠢圌蠢圌欲圌动。


但不是现在,不是这里。这不是他真正想要做的事。


他穿过人群,向着王宫的方向,一次只能挪动一小步,灵魂已经大步的奔跑起来。





T’Challa回到王宫,侍卫关上了大门。在往年这个时候,他的父亲已经下班了。但是T’Challa自己邀请了一个外国大使参与盛会,他有义务执行外交任务。
所以他站在露台上,看着王宫高墙外星光一样的灯火,接受大使的恭维。这位大使是不错的人,礼貌、理智,最重要的是诚恳。就连现在用各种溢美之词夸讚瓦坎达,他听起来也很诚挚。也或许是因为瓦坎达确实配得上。


T’Challa能发誓自己用心於这任务,不经意的看见高墙外有个白皮肤的男人在徘徊不是他的错。
一瞬间大使的声音变得毫无意义──没有不敬的意思。但是轻重缓急是清晰的。他正在和大使「联络感情」,也可以选择去和冬兵「联络感情」;大使,和冬兵,哪一个才是真正用感情维系的关系?


“我致上歉意,大使。”T’Challa开口,目光仍然盯着墙外:“现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在召唤我──是私事。如果你能谅解……”
大使露出惊讶的神色,随即微笑,欠身做了个请的手势。T’Challa亦回以微笑,一秒也不延迟的转身离开。王宫大门已经阖上,所幸对他来说墙一点也不高。





Bucky被偷袭了。有人抓住他的手,将他向后拉进阴影中。
他硬生生抑住了反击的本能,因为那个人在他的耳边轻声说:“嗨。”
他有一段日子没听到这声音了。
Bucky回过头,右手仍然被从后抓着,左手抬起一把扣住那个人的后脑勺,然后吻了上去。


T’Challa被偷袭了。他想了十几种第一个吻可能的场景,就是没有想到冬兵会一个招呼都不打的吻他。
他的另一只手扶上冬兵的腰,贴上胸腹间,那里因为急促的呼吸而起伏,正在亲吻他的嘴唇却非常温柔。
T’Challa任由后脑上的手按著他,收紧手臂,让冬兵的背脊紧紧贴上自己的胸口。


其实有很多问题想问。你在想什么?是什么时候明白我的心意?又是什么时候明白你对我的心意?
但是他们在阴影中用別扭的姿势拥圌吻,没有人会在这时候说话。


最后是Barnes先结束这个吻,很可能是因为他已经把T’Challa的嘴唇吮得完全红肿了。他发亮的绿眼睛表明他停下来完全是为了照顾T’Challa。T’Challa在他耳边溼热的吐息,声音只比耳语稍大一些,“我的樱桃树。”他呢喃。


“什么?”Bucky问,收回左手覆上T’Challa揽在身前的手。


“一个昵称。”T’Challa的心神激荡,他终于能说出来了,用被所爱之人亲吻过的嘴唇,“来自我们曾经的对话。你记得吗?在我们抓住了我的叔叔之后。”


“我记得我们结束了战争。”Bucky说,由于背对着而看不见表情,T’Challa 能听见他的声音中颤抖的热情,“我记得你的骄傲和荣耀,我记得……你在发光。”


“你记错了。你在他的手里,我紧张得手心里全是冷汗。”T’Challa把语气调整得严峻了些,或者他只是希望如此,因为他把冬兵搂得紧紧的几乎要融化在他身上,“你说你是我故事里的樱桃树,你没有別的意思,我知道。但那时我就决定有一天我会这么称呼你──我的樱桃树。”


Bucky轻轻吸了一口气,要逃离什么一样偏过头。T’Challa放任他,顺势去啄吻他脖颈的线条。Bucky怕痒的弓起背脊,逃避似的说,“很多人……我听见他们叫我winter。” 


“瓦坎达没有冬天,你是他们对冬天的全部想像。”国王继续啄吻,吻他的耳后、耳垂和耳廓,每一个许多年没有被如此亲密的碰触过的地方,低语从唇齿间吐出,流淌在他们之间,“白色的,安静的……James Barnes……”


冬日士兵开始颤抖,无助的抓着他的手臂,好像他真的是一朵错落在热带,即将融化的雪花,“天啊,T’Challa……”
“嘘......別害怕。”黑豹不合时宜的微笑起来,在这个性圌感至极的时刻:“我抓住你了。”




             FIN.






全文十五萬三千字,終於是在黑豹上映前寫完了。


明天晚上會發一個後記,先來個簡易版:


 


請留言吧!!!


有幾個番外,關於第一次%%%之類的日常。


感謝所有留言過的小伙伴,也感謝所有推薦過這篇文的小伙伴。


這是我第一次寫有正經劇情的文,希望你們喜歡。


並且誠心誠意的求長評。


謝謝這一路的陪伴啦。



评论

热度(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