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ihoney

【未授翻】【盾冬】白宮緋聞(第一章之十三,上篇完結)

这是一篇完美翻译的冬盾AU,我已经深入看过好几遍了,bucky的内心戏份十足,总统盾魅力无边,不知是不是因为大爱纸牌屋的缘故,总统和保镖的设定特别对我胃口,而且代入感极强,虽然只有半部,但是完整描述了二人相识相爱的全过程,我已然无憾了。当然,如果来日能有幸看到后半部,更将欣喜涕零。

Joyce嚶嚶 ლ(╹ε╹ლ):


白宮緋聞


you can never publish my love





大意:


「我不想抓著你說個沒完,」史蒂夫說,「但是,巴恩斯先生?」


 


巴奇在門前轉過身,一隻手仍然停留在門把上。「是的,先生?」


 


「你知道你也能問我一些問題的,對吧。」史蒂夫的聲音更顯沈靜,他在廚房裡望著巴奇。「只要不是發射核武的密碼就行。」


 


巴奇能看見史蒂夫神情中的柔軟,他不確定其他人會怎麼解讀這個表情。「我會銘記在心的,」他說道,全心全意。


 


或者,也可以說,這是一個關於史蒂夫・羅傑斯是美國總統,而詹姆士・布坎南・「巴奇」・巴恩斯是他的貼身保鑣的AU故事。







第一章之十三





巴奇以前從來沒有參加過驕傲遊行。熙來攘往的人群,沒有間斷的大呼小叫,萬人空巷的場面,熱鬧的集會該有的特質這項活動一應俱全;簡直是保全人員的惡夢,但史蒂夫似乎不甚在意。


 


人們幾乎是立刻就發覺他的存在,他們上前來和他自拍,提高聲調朝他提問。索爾高興地笑著,他對巴奇聳聳肩,順道做了個嘴型,「他們沒問題。」


 


巴奇相信他,同時為自己今天沒有穿上平時的制服感到有些怪異。史蒂夫堅持他們不該在這個日子穿得那麼嚴肅呆板,於是這一天,一行人包含東尼在內皆是以便裝示人。他還說這身衣服讓巴奇看起來更像個普通人了,史蒂夫對巴奇眨眨眼。


 


媒體很快就得知史蒂夫也出席了這場盛會的消息,於是新聞記者幾乎整天都追著他跑。但他一點也不著急,他花上很多時間到處走走,欣然與人們談話—他摘下臉上的墨鏡,細細傾聽每一位前來和他談話的人所言。


 


他抱起一名小女孩,她的父母都很年輕,女人順勢詢問他一些問題。他看起來很自在,巴奇想著;這一切對他來說如魚得水。稍後,他們在食物餐車那裡買了一點吃的,東尼還逼巴奇試吃了一口他點的食物。


 


「羅傑斯總統,您介意回答我的幾個問題嗎?」


 


一名新聞記者在他們用完餐後走上前來,這時人群已經漸漸散去。史蒂夫點點頭,放下手裡的飲料,「當然。」


 


索爾和東尼到跑到充斥著喧嘩音樂的地方去蹓躂,他們沒逼著巴奇一起去,索爾堅持巴奇欠他一次。


 


「請問您先前就知道出訪倫敦時會正好碰上驕傲週嗎?」她首先問道,史蒂夫輕鬆地笑了笑。


 


「我知道,而我決定要一起共襄盛舉,表達我的支持,」史蒂夫說。


 


「目前為止您還喜歡這個活動嗎?」她又問,手裡的麥克風對著他。「您以前也參加過類似的集會,對嗎?」


 


「參加過幾次。這些活動都很了不起,到這裡來看看,認識一些新朋友是一件很棒的事。一切都很不錯,」史蒂夫回應。


 


「您快樂嗎?自從出櫃以後?我知道這已經是前一陣子的事了,」她問。


 


「十分愉快,」史蒂夫答道。巴奇望著他,靜靜等候。「挺好的,我很慶幸我出櫃了。」


 


「那麼請問您在如此忙碌的生活中,還有機會遇見不錯的對象嗎?」


 


史蒂夫再次莞爾,點點頭。「我遇見了一個我深愛無比的人,是的。事情進行得很順利,」他說道,語氣就像他再也不需要擔心這世界上的任何事一般。


 


有那麼幾秒鐘的時間,她看上去似乎有些錯愕,巴奇並不怪她。她的臉頰略微發紅,甚至有些慌了手腳,完全忘記接下來該做些什麼。這想必不是她預料中的答案,顯然巴奇也沒想到史蒂夫會這麼大方地談論這個話題。


 


這他媽的一定是整個世紀以來最大的獨家,而所有人都聽到了。


 


「你們都搶先在這裡聽到了,總統正在戀愛中!」她對著攝影機燦笑。


 


訪談在這裏進入尾聲,史蒂夫向所有人道謝,接著和巴奇一起離開。巴奇什麼也沒說,還沒而已—這樣的公開場合不適合多說,他走在史蒂夫身邊,知道自己現在一定笑得像個大白癡。


 


-


 


「喔,我的老天。」克林特透過網路鏡頭目瞪口呆地瞪著史蒂夫。「你居然真的這樣做了。」


 


「做什麼?」史蒂夫問,試著故作天真。


 


「少給我裝傻,」克林特大翻白眼。「在公開場合告訴全世界你戀愛了。」


 


「這個嘛,」史蒂夫說著躺進椅子裡。「難道我該說謊嗎?」


 


「我猜不該,」克林特說。「但等你明天飛回來的時候,事情早已經傳遍大街小巷了。」


 


「我又沒說是誰,」史蒂夫舉起一隻手指。


 


「是沒有,感謝上帝,但這意味著所有人都會在你接下來的任期裡對這件事情窮追不捨,」克林特反駁。


 


「所以呢?」史蒂夫問。「也沒多少時間了,不是嗎?」


 


克林特做了個鬼臉,因為史蒂夫所言有理。「我得走了,」克林特說,「別再給我做任何蠢事了,聽懂沒?」


 


史蒂夫怪笑著聳肩,接著結束通話。巴奇坐在史蒂夫的床緣望著他。


 


「你是認真的嗎?」巴奇問。史蒂夫就只是看著他。「你說的那些話,」巴奇解釋。


 


「是,我是認真的,」史蒂夫回答道,接著從椅子裡起身。他朝巴奇走去,坐到他身邊。


 


巴奇深呼吸,緊盯著自己放在大腿上的手。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寂靜散落在兩人之間。


 


「你不需要對我說一樣的話,你知道的。我已經確定這件事好一陣子了,我該在告訴記者前先知會你一聲的,」史蒂夫補充道。


 


巴奇抬起手來捋捋頭髮,吐出一口氣。「沒什麼,我並不是在—為這件事情生氣。」


 


「那你是在為哪件事生氣呢?」


 


巴奇吞吞口水,抿起嘴唇。「我沒有生氣。」


 


他想要告訴史蒂夫他為什麼有所保留。想告訴史蒂夫為什麼自己不能他媽的乾脆說出我愛你,或是任何能夠比得上這三個字的任何話。因為史蒂夫想買一間裡面沒有他的房子,巴奇明白這意味著他從來沒有正視兩人之間的關係。即便他說出了我愛你,巴奇也不確定是否該信任他。


 


「你在替自己找房子。」


 


史蒂夫眨眨眼,神情迷惑地望著巴奇。「什麼?」


 


「去年你和史考特一起找房子的時候,」巴奇說。「你告訴我,你不是在替我們找房子,你是要找你在任期結束後要住的房子。」


 


史蒂夫目不轉睛地望著巴奇。他不發一語,表情深不可測。然後他緩緩起身,將行李箱拿到床上,開始疊起衣服,整理起行李。


 


「史蒂夫,我不是故意要惹你不高興,我只是以為你會想要我說實話,」巴奇說著有些驚慌。


 


他不想失去史蒂夫。而現在,就在這間房間裡,史蒂夫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顧自地開始打包行李的模樣,讓巴奇開始害怕起自己即將就要失去他。


 


「我確實希望你能夠誠實,」史蒂夫語氣平和地說道。「而我很高興你的確這麼做了。」


 


「史蒂夫—」


 


「我們該收拾下行李。我們明天一早就要出發了,」史蒂夫謹慎地打斷他。


 


巴奇盯著他良久,有些不知所措。當史蒂夫並未顯示出絲毫放緩態度的可能性時,他轉身走回自己的房裡,輕輕帶上身後的門。


 


-


 


這趟航程十分漫長,主要是因為史蒂夫還是不願意和他說話。


 


巴奇不曉得該怎麼解讀他的沈默,他的心臟怦怦狂跳,心中仍是驚慌不已。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該怎麼讓史蒂夫願意聽他說話。這件事就像一條脫了線的圍巾,一切都在他面前瓦解,巴奇卻束手無策。


 


一行人回到白宮,他依然盼著史蒂夫消氣。通過安檢關口後,史蒂夫走上前去和索爾耳語。


 


「我要和東尼搭同一輛車回去,」索爾告訴巴奇,語氣相當嚴肅。


 


巴奇僵在原地,「為什麼?」


 


「羅傑斯總統說他有些事情要處理,和你一起,」索爾說道。


 


巴奇差點罵出髒話。這樣啊,也差不多是時候了,他心想;暗自做好心理準備。他沒和索爾多說,轉身跟著史蒂夫上車。


 


他報出一串地址給司機,兩人就這麼肅靜地坐在位子上。巴奇不願意開口,他怕自己只會越弄越糟。


 


在車子裡待上將近四十五分鐘那麼久後,他們終於停下。「我們要幹嘛?」巴奇看著史蒂夫問道。


 


「我們要下車,因為到了,」史蒂夫簡單地說完後便打開車門。


 


巴奇跟在後頭,因為他別無選擇。司機在車裡等候,史蒂夫領著他走向一道鐵柵門。他先是對巴奇點點頭,接著才伸手推開門,兩人沿著石子路繼續走。史蒂夫面無表情地走在他身邊。


 


他們在這條路上走了幾分鐘,直到一棟房子終於出現在眼前。這是一棟深藍色、漆著白邊的房子,房子的四周皆為寬敞的長廊所圍繞。前院有一棵大樹,樹下吊著一個老輪胎做成的鞦韆。巴奇先是愣住,接著轉頭望向史蒂夫,「這是什麼?」


 


史蒂夫依舊沒說話,僅示意他走上臺階。巴奇跟上前去,接著,史蒂夫沈默地遞給他一把鑰匙,他接過那把鑰匙打開前門。


 


美極了。地板鋪的是色澤溫潤的木頭,傢俱陳設都已經全部就緒,巴奇幾乎在看到眼前的景象時不住屏息。史蒂夫跟在他身後,看著巴奇參觀所有的空間。他穿過客廳走進廚房,左手邊放置的是中島。再來是用餐空間,一間工作室,接著是通往二樓的樓梯。


 


他算不清這一路上有多少個房間,但注意到主臥室外有個露台。巴奇推開門,抬腳踏出一步。


 


他甚至在望見海之前就先聽見水聲,一陣陣的海浪溫柔推搡著細沙。他看見一條通向後院的小徑,盡頭那端有一道小木門,推開門後就是一片沙灘。史蒂夫仍是默不作聲,巴奇回身下樓,穿過廚房來到外頭的長廊。


 


「喔,我的老天,」巴奇說,看著眼前湛藍的海水。


 


「這不是替我自己找的,」史蒂夫說。「這麼大的房子光靠我一個人怎麼填得滿。」


 


巴奇回過頭望著他。史蒂夫毫不介意地聳聳肩,神情似水溫柔。


 


但巴奇現在滿腦子能聽見的都是自己在不久之前曾經說過的話:我想住在水上。住在不錯房子裡,不用太誇張,一般就好。房子周圍要有木板或什麼之類的,要有那種就是—很開闊的感覺。這樣無論在哪裡,我都可以聽到海浪的聲音,我猜這樣挺好的。


 


巴奇呆愣愣地盯著史蒂夫。「你都記得?」


 


「你想聽到海浪的聲音,」史蒂夫說,「於是我告訴史考特這就是我要找的房子。」


 


巴奇不可置信地搖頭,他向他走去一步。想也不想便吻上史蒂夫,兩雙唇碰在一起,他追逐著史蒂夫的唇瓣嬉戲、玩鬧。


 


「你還得等上一陣子,直到我的任期結束才行,」半晌,史蒂夫退開來說道。


 


「我不在意,」巴奇一邊說著,一邊將額頭緊抵上他的。


 


史蒂夫點點頭,帶著他回到屋裏。他也替林肯準備了一張小床,就放在火爐的正前方。巴奇停住腳步,看見壁爐台上放著的幾張照片。


 


其中一張照片裏裝著的是巴奇和林肯,那是一天傍晚,他們帶著她到碼頭去散步。另一張照片裡的主角是史蒂夫和林肯,某個冬日的清晨,他帶她出門走走,但她卻在看到皚皚的白雪後興奮過了頭。


 


正中間那張照片放的則是史蒂夫和巴奇,他甚至不曉得這張照片是什麼時候拍下的。史蒂夫因為巴奇說的某一句話而笑開懷,他親吻著他的額頭,姿態親密十足。


 


「這是娜塔莎去年拍的,」史蒂夫在巴奇發現那張照片時說道。


 


巴奇還處在難以置信的狀態之中。「我們要住在這裡嗎?」


 


「你如果喜歡的話,那麼是的,」史蒂夫說。


 


「我愛你,」巴奇說著,再也不願藏匿任何心意。「我愛著你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了,我一直都知道,我只是沒有把握你是不是認真的。」


 


「我想一間房子應該夠認真了吧,」史蒂夫說著,輕輕吻上他的太陽穴。


 


巴奇安靜地微微笑,接著伸手將史蒂夫拉進懷裡,眼角因為淚水有些刺痛,兩人就這麼站在壁爐前,緊緊擁抱著彼此。


 


-


 


一週後,巴奇坐在娜塔莎和克林特的客廳裡,依舊不敢相信發生了什麼事。


 


「他給你買了棟房子?」娜塔莎語氣狐疑,這已經是她今晚第三次問起這件事。


 


巴奇往嘴裡倒一口啤酒,「他給我們買了棟房子,」他糾正道。


 


娜塔莎死死盯著他。克林特不如小娜那般驚訝,他躺進椅子裡。「最起碼他不是要帶著他一起私奔吧,」他說。


 


「都到了這步境地,私奔也嚇不到我了,」娜塔莎瞪大眼睛說著,雙手抱在胸前。「你喜歡那棟房子嗎?」


 


「我是說,房子挺好的,」巴奇說。


 


娜塔莎瞇起眼睛斜睨著他,「這不是我的問題,巴恩斯。」


 


「是的,我很喜歡那棟房子。老天喔,」巴奇說。


 


這件事情幾乎是立刻就在辦公室裡傳了個遍,當然是針對特定的少數人而已。索爾告訴巴奇他其實十分佩服兩人到目前為止還沒把事情搞砸。雪倫說這是一件好事,她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接下來的發展。山姆和東尼則表示連冰與火之歌都比不上他們演的這一齣,除此之外這兩個人沒有再進一步發表任何意見。


 


「你剛那個語氣挺沒說服力的,」娜塔莎說。


 


巴奇翻了個白眼,聽見克林特嗤笑一聲。「你就等著看吧,」他向她保證,猜想她這是在挖苦他。


 


娜塔莎露出心滿意足的微笑。


 


-


 


每一年,國會山丘(CapitolHill)都會舉辦一場秋季聯歡活動,而這場活動一向開放所有民眾一同參與。索爾告訴他不用太過擔心,不過就是很多想要吸引史蒂夫的注意力的人們同時擠在一個小空間裡而已。自從巴奇接到這份工作後,他們遇到的每一場活動基本上都差不多是這個情況。


 


他一整天都覺得有種奇怪而沈重的恐懼感在心裡幽盪,但他選擇按兵不動。他不知道這股恐懼是從何而來,於是他只能說服自己不要多想。


 


他們十分費勁地穿過人群,史蒂夫不時會停下腳步,跟一些人邊走邊交談。克林特正在和山姆說話,彼得乖乖守在一邊,逮到機會就偷看一下手機。


 


巴奇嚥了嚥口水,更加仔細地觀察周遭環境。他看見某個穿著套頭衫的人,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瞪著史蒂夫。巴奇從來沒見過他,他的眼神有些幽暗,雙手插在外套的口袋裡。當他發現巴奇在看他時,他迅速移開目光,並且在巴奇有機會追上去前消失在人群之中。


 


「你還好嗎?」索爾問道,輕輕地用手肘推推巴奇。


 


「還好,」巴奇回答,「還以為我看到了什麼,大概不是。」


 


索爾點點頭,並不特別上心,兩人緊跟在史蒂夫身後。等這個活動結束後,他們打算要花上整個週末油漆新房,就他和史蒂夫兩個人,雖然山姆和克林特相當大方地自願提供幫助—巴奇十分懷疑他們即使出現了也只會偷懶。


 


不過這的確是個好的開始。巴奇從來沒擁有過屬於自己的房子,所以他還在調整心理狀態。這並不是什麼壞事,但他還在努力想像自己在這間房子裡生活的樣子,和史蒂夫一起。


 


不遠處傳來一聲尖叫,巴奇一聽見便馬上回過頭。只是一群孩子在玩球,沒什麼需要警惕的。巴奇鬆開早已握成拳頭的手,緩慢地調整呼吸的節奏。


 


東尼已經和史蒂夫說了好一陣子的話,他正在將他介紹給一堆巴奇從未見過的人。有一刻,他覺得自己又看見那個穿著套頭衫的男人,但男人卻又在下一秒不知所蹤,巴奇覺得胃裡傳來一陣奇異而扭曲的驚慌。


 


他深呼吸。東尼還在滔滔不絕,因為史蒂夫說的某一句話發出爆笑,抬手拍拍他的肩膀。巴奇的身體已然進入高度警戒狀態,他陷入沈默,全神貫注開始追蹤並試圖找出那個讓他坐立不安的未知數。


 


但當巴奇終於再次見到那個穿著套頭衫的男人時,他停了下來。史蒂夫就在距離他幾步之外的地方,但巴奇卻動也不能動,他看見男人的雙手正準備從口袋裡拿出什麼來。


 


巴奇大喊道,「趴下!」


 


每個人的反應都十分迅速,巴奇得用盡全力才能將精力放在那個男人身上。他的手上有個骷顱頭的刺青,現在一切再明朗不過,他手裏拿著的是一把槍。巴奇憑著本能立刻衝上前去,打算在男人尚未有機會扣下板機前將他拿下。


 


動作要快,別讓他靠近史蒂夫,確認所有人都沒有危險。巴奇能感覺到腎上腺素正以最快的速度在血液裡擴散,碰到男人時,他整個身體熱得幾乎要燒起來。


 


穿著套頭衫的男人不遑多讓,他輕易躲開巴奇的手。巴奇小聲地罵了聲髒話,眼看著他搶先往史蒂夫所在的人群靠近。他還沒踏出第二步,巴奇迅速跳上他的背—用雙臂緊箍住他的頸子。


 


男人發出痛苦的吼叫聲,粗魯地將巴奇摔到地面上。原先站在他們周圍的人們倉皇逃開,無一不用懼怕的眼神看向他們。


 


槍還在他的手裡,起初巴奇根本就沒聽見槍響。他幾乎沒察覺到胸口中的劇痛,只見索爾粗暴地壓制住那個男人。巴奇在此時驟然倒下,當他將手從胸前移開時,他劇烈地咳了起來,同時發現手心全被染成鮮紅色。真他媽的紅透了


 


「喔,我的天啊。」說話的是克林特;他的聲音聽起來很遙遠。


 


接著是山姆,「這裏有—血,怎麼那麼多血,靠。」


 


巴奇的視線逐漸模糊,他感覺到一隻手覆上他的手臂。不是克林特,這個摸他的人,無論在哪裡他都能認得出來。


 


「巴奇,巴奇—你聽得見我嗎?」史蒂夫在和他說話。


 


「叫救護車,現在,他媽的快點啊—就是現在—」東尼也在講話,他跪在史蒂夫身旁,巴奇幾乎要認不出他。


 


史蒂夫雙手捧著他的臉。他的手很溫暖,還很著急。巴奇試著呼吸,他的眼皮卻越來越沈重。思緒越來越不清楚,他開始無法集中精神只想一件事。他現在能感受到的就只有強烈的疼痛,其他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巴奇,留在我身邊,嘿。我就在這裡,留在我身邊。」史蒂夫的嗓音在顫抖。


 


巴奇試圖要仔細聽他說話,但他的胸口實在是太疼了,他甚至聽不清警笛的聲響。他只記得自己在閉上眼睛前的最後一刻前所聽見的,是史蒂夫的聲音。








END.




上部完結了,根本麻雀變鳳凰(閉嘴R)然後我拿到授權了yeah!!


謝謝每個來留言給我點心心的朋友,謝謝各位不嫌棄這個翻譯,希望我沒有毀了這篇文XDDDD


最後,有人可以一起喜歡什麼東西實在很愉快,大家一起去跟作者催生下篇啊!!!!!!!!!!開玩笑der還是不要煩人家好了wwww

评论

热度(40)

  1. 桃子姜Joyce嚶嚶 ლ(╹ε╹ლ) 转载了此文字
  2. mikihoneyJoyce嚶嚶 ლ(╹ε╹ლ) 转载了此文字
    这是一篇完美翻译的冬盾AU,我已经深入看过好几遍了,bucky的内心戏份十足,总统盾魅力无边,不知是...